抖音小说

字:
关灯 护眼
抖音小说 > 喜欢如潮水般汹涌 > 第213章:是与非

第213章:是与非
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
<!--go-->    “去把孩子打掉。”
  
      江韧说这句话是顺着心中所想,直接说出来的。
  
      袁鹿一点也不意外他会这么说,她低低的笑起来,转头对上他没有情绪的眼眸,她其实有满肚子的话想说,但她又觉得,对着这个人,说什么都是多余,她坚定的回答:“不去。”
  
      江韧轻的挑了下眉梢,“你觉得你现在有选择的余地?”
  
      “你想要我打掉孩子可以,我死了,孩子就一并没了。你选吧。”
  
      江韧眼里当即升起一股怒火,两人对视,袁鹿的坚决,让他压在心里的火烧的越发的旺盛,他感觉那把火将要把自己烧毁,就在他感觉自己要失控的时候,一把将袁鹿扯开,蹭一下起身,手紧握着拳,余光看着她,说:“我倒要看看,你会不会真的跟着一块死。”
  
      说完,他抬步走开。
  
      袁鹿一颗心提到了嗓子眼,她觉得江韧最后那句话并不是在威胁,也不是在开玩笑,他真的有可能会压着她进手术室,拿掉她的孩子。
  
      硬碰硬的风险很大。
  
      同归于尽是最坏的打算,她要保全自己和肚子里的孩子,无论如何,更何况盛骁还没有死,她要救他回来。
  
      她不能这么快就认输。
  
      这里是江韧的地盘,她要走没那么容易,江韧去了楼上,她深吸一口气,先找了卫生间稍微冷静一下,然后上去找人。
  
      江韧在三楼露台,坐在躺椅上,头顶是繁星。身上就穿着一件黑色的薄薄睡衣,听到脚步声,他睁开眼。
  
      袁鹿在他身边坐下来,“好好说话行么?别动不动要死要活,可以么?”
  
      江韧哼笑,“是谁要死要活?”
  
      “那你就不能别说一些,让我要死要活的话么?”
  
      她的态度软下来,江韧原本在心理烧着的那团火,也逐渐的平息下去。
  
      突然天上划过一颗流星,袁鹿下意识的举手,指着天上,说:“流星啊。”
  
      江韧没有去看,什么流星不流星,对他来说一点意思都没有,可他看到了袁鹿眼里一闪而过的欣喜,那么单纯自然的快乐,已经很久没有见过。
  
      “流星有什么好稀奇的。”
  
      她看着天,在心里默默的许了个愿望,笑说:“亲眼所见,感觉不一样。这是我第一次看到流星,你呢?你都不看?”她转过头,发现他正看着自己。
  
      他说:“流星有什么好看的,眨眼就没的东西,看了也不会多一块肉,不看更不会少一块肉。你许愿了吧?”
  
      袁鹿抿了抿唇。
  
      “女人都喜欢这一套,它都消失了,还怎么帮你实现愿望?想让流星帮你把盛骁带回来,还不如求我来的简单。”
  
      袁鹿心中腹诽,求你都不如求流星。
  
      他说完,脸上的浅笑渐渐消失,好像是自己把自己给说恼火了,他别过头,冷道:“再搞这一套,我就让他变成星星。”
  
      袁鹿皱了皱眉,“你有病啊,我什么都没说,你在这里自说自话什么?我确实许愿了,我许愿你万事如意,没想到吧。”
  
      “胡扯的时候再认真一点,我可能就相信你了。”
  
      “我就是认真的,你不信就算了。反正不管我说什么,你也不会相信我。还要在心里再幻想一遍我的真实想法,然后再生气发火,你说你累不累。”
  
      这话说的江韧愣了愣,认真的想了一下,好像确实如此。
  
      “那你觉得我该如何?”
  
      袁鹿见他此时极认真的模样,眼神里流露出的好像是在真心的寻求帮助,她想了想,说:“你要问你自己,你想怎么样。”
  
      “我不想让你生他的孩子。”
  
      好的,暂时无法沟通。
  
      袁鹿转开了头,并没有直接暴跳如雷,只是不再说话。
  
      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,快十一点的时候,袁鹿要去睡觉,按照心情,她是睡不着,但为了身体着想,也为了孩子着想,她不能总是不睡觉,不然她的身子是撑不住的。
  
      她本来想直接去睡,可转念一想,江韧的脑回路不能按照一般人的想法去想,万一她说她要去睡觉,他一定能联想到是为了孩子早点睡觉。
  
      一想到孩子,说不定又想生出极端的心思。
  
      她要尽量在他跟前淡化这个孩子,她坐着,闭上眼,慢慢的身子歪过去,脑袋靠在了他的椅子上。
  
      就假装睡着。
  
      江韧的注意力由始至终都在她的身上,他希望时间可以永远静止在这一刻,袁鹿乖乖的坐在他的身边,可以什么都不坐,什么都不说,就只是这样安静的待着。这样的时光,对他有致命的吸引力,他不愿意打破现在的一切。
  
      袁鹿睡着,他并没有立刻起身,只是侧了下身子,看着她近在咫尺的脸睫毛微微的颤动,他无声浅笑,心说她压根就没睡,却在他跟前装。
  
      她做的一切,都是为了盛骁。
  
      想到这里,他的笑容僵住,下一秒,猛然凑上去,堵住了她的嘴,手掌扣住她的后颈,让她反抗不得。
  
      袁鹿瞬间就装不下去,紧咬着牙齿,不让他得逞。
  
      江韧在她唇上狠狠咬下一口,用力掐住她的下颚,“不想见到他了,是吧?”
  
      袁鹿捂着嘴,冷冷看了他一眼,“从一开始我走到你跟前你就知道我是为了谁,你既讨厌我这样,又拿这个来威胁我,不管我怎么做你都不会高兴,何必呢?”
  
      “取悦我。”
  
      袁鹿没那么做,做了也不会得到她想要的。
  
      她直接无视了他,起身就要走。
  
      江韧姿势不会让她就这么离开,一把将她拉了回来,摁在了椅子上,膝盖顶向她的小腹。袁鹿心惊,再不能平静以对,她一巴掌拍在了江韧的脸上,然而这并不能阻止江韧的行动。
  
      她能感受到他的膝盖顶到了她的腹部,逐渐用力。
  
      袁鹿的眼泪不受控制的不断落下,一滴一滴的落到江韧的心里,最终,他一拳砸穿了椅子,手背上划拉了一条长长的口子,血一下子涌了出来。
  
      袁鹿瞪圆了眼睛看着他。
  
      江韧说:“好,很好。”
  
      袁鹿坐起身,说:“你别总是那么暴躁,平静一点,对大家都好。我已经按照你的要求,顺着你的意思,我希望你也做到你该做的。”
  
      江韧居高临下望了她一会,而后从口袋里拿出了一个U盘,丢给了她。
  
      U盘做了设定,视频只要打开,看完以后就会自动删除,无法备份。
  
      “旁边有书房。”
  
      他随便指了指,然后自行下楼。
  
      屋子里的佣人都给他打发了,整栋房子里,就只有他跟袁鹿两个人。
  
      他四处翻找,也没有找到药箱,手背上的伤口有点深,血一直不停的往外冒,刺人的疼。
  
      找了一会,没找到,他就不耐烦,也不想再找,就随便了。
  
      他去酒柜拿了瓶白酒,往手背上洒了半瓶,火辣辣的疼,疼到他脑子逐步的清醒。
  
      这一切,是齐辛炎将计就计做下的。当然,他明白,天下不会有免费的午餐,他得到了他想要的,当然也需要帮齐辛炎得到他想要的。
  
      而他的野心很大,从始至终走的每一步,都是为了他的野心。而江韧对他的了解,不过是凤毛麟角而已。
  
      袁鹿打开电脑,迫不及待的打开了视频,视频仅仅只有一分半钟,里面是盛骁被绑着的画面,人被绑在椅子上,应该是不清醒的状态,低着头,没有知觉。
  
      视频结束,也自动删除。
  
      她就知道不可能让她保存下来。
  
      人活着就好,只要活着,就有希望。
  
      她下楼。
  
      江韧在客厅,一路下来,她有看到滴落在地上的鲜血。
  
      顺着这些血珠子,她找到了江韧,他坐在小厅黎喝酒,手上的伤口没有处理,这会还在流血。
  
      袁鹿一路过来,发现这屋子里安静的很,好像除了他们两个,没有其他人。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