抖音小说

字:
关灯 护眼
抖音小说 > 喜欢如潮水般汹涌 > 第214章:发现

第214章:发现
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
<!--go-->    梁云月忍了又忍,终是没有忍住,猛然起身,将手里的茶杯直接砸在了地上,“就这么决定,明天起我去公司,一会我让老关安排,把你送到乡下庄园养胎,你什么都不用想,你脑子里只需要想一件事,就是好好的生下肚子里的孩子,你答应过我,希望你不要出尔反尔。”
  
      袁鹿知道自己现在能做的只有一件事,她笑了下,抬起头,看向她,说:“你有完没完?”
  
      她的态度是一百八十度大转变,她整个人懒懒的窝在沙发里,“你要是逼我做我不喜欢的事儿,我想这个孩子我也不会留下。还有,你要是去掌管公司,那么我也就没必要继续留着这个孩子。”
  
      她一只手撑住头,翘起二郎腿,“我没有用这个孩子拿你手里股份已经不错了,你现在得寸进尺,就不要怪我不讲情面。”
  
      梁云月顿了顿。
  
      袁鹿摆手,“你不要再在这里烦我,也别控制欲发作,没了儿子就想来管我,我没有这个义务听你的话。还有,就算我的孩子顺利出生,你也没有资格操控我儿子的未来。”
  
      梁云月一脸不可置信,从她认识袁鹿开始,她从来都是温婉不多话的人,她曾经觉得她是装的,可逐渐的,发生那么多事儿,她又觉得也许她只是一张脸长得比较像坏女人,其实内里是善良的。
  
      她突然就看不透了,失去儿子让她不再想以前那样冷静自处,“你,你在说什么?”
  
      袁鹿满脸的不耐烦,“我说的还不够清楚?我的事儿你不要管,你倒是可以回乡下庄园去养老,我记得你之前不是准备跟关叔叔去国外住一阵子么?还要去旅游,正好现在就是个机会。”
  
      “盛骁的死对你打击很大,我看出来你精神不太好,不但敏感,还有点神经质。为了你好也为了我好,你好好的出去散散心吧,不然我怕到最后,我们彼此关系更加恶劣。”
  
      梁云月笑起来,觉得不可理喻,“你觉得现在是我有问题?”
  
      “我不想讨论我们之间是谁的问题,我现在很累,你回去吧,一会张歆过来,我还要处理公事,现在只想一个人好好休息安静一会。”袁鹿起身,“你要是不肯走,那我走好了。”
  
      梁云月知道自己在继续待下去,不但解决不了任何问题,可能会把关系弄的更僵。
  
      僵持片刻,她先妥协,“好,我知道你累,我今天先回去,你好好休息,等过两天我们再聊。”
  
      她拿了手袋,深深看了她一眼后,快速离开。
  
      听到关门声,袁鹿稍稍松了口气。
  
      这时,她的手机响起。
  
      袁鹿进房间,来电是唐茉。
  
      自从盛骁的事情发生以后,唐茉给她打过好几个电话,但她一个都没有接过。
  
      她看着,最后还是没有接起来。
  
      唐茉一直等到电话自然挂断,又再打了两个,袁鹿都没有接。
  
      盛骁出事到现在为止,她都没能具体的去问过情况,只能从新闻上一些只言片语,去拼凑一些信息。
  
      她放下手机,抓了两把手头,心里多少有些不舒服。
  
      桌子上放着一些上坟用的东西,郑思宁换好衣服从房里出来,“还是打不通?”
  
      唐茉说:“没事,我已经打听到了地址,现在过去吧。”
  
      两人出门,去了盛骁所在的墓地。
  
      精确找到位置,墓地四周种满了花,墓碑前放着好些鲜花,看着像是天天有人来这边换上。
  
      郑思宁哇了一声,说:“这有点夸张了吧。”
  
      唐茉看着她,好半晌都没有说话。
  
      郑思宁察觉到她的沉默,她主动的,找了个位置,把花放好。
  
      墓地前都清扫的很干净,唐茉看着这座墓碑,心里说不出的感觉。不像是真实存在的,墓碑上盛骁的名字看着都像是假的一样。
  
      照片大概是证件照,看起来很严肃,那么的年轻。
  
      唐茉蹲下来,墓碑前面专门设置了烧纸钱的地方,唐茉把水果摆放好,然后要点香的时候,怎么也找不到打火机。
  
      郑思宁站在旁边,看着她找了一会后,从口袋里拿出打火机,递过去,“你放在我这里了。”
  
      唐茉抬头,阳光刺目,她背光而站,一下子看不清楚表情,只觉得阳光刺眼。
  
      她伸手接过,说:“盛骁出事,你好像没什么反应。”
  
      她一边点香一边说。
  
      郑思宁蹲在她身边,帮她挡风,没有搭腔,就好像没有听到她的话。
  
      点上香后,郑思宁接过,去插上。
  
      两人无声的烧纸钱,烧完以后,收拾好东西,唐茉拉住她,“先待一会吧,我们聊聊天。”
  
      郑思宁把东西放下,与她并肩一块站着,面对着墓碑。
  
      唐茉把刚才的问题又问了一遍,郑思宁双手插在口袋里,默了一会后,说:“我也不知道,我其实挺难过的,但就是哭不出来。”
  
      “姐,我们换个地方住吧,我们找个新的地方重新开始新的生活,怎么样?”她抬起手,看了看自己的右手,说:“我这个手,医生说最大也就恢复到现在这个样子,拉琴不能超过一小时。上次的演出结束以后,我有两天都拉不了琴。”
  
      唐茉说:“可袁鹿说乐团领导很看重你,就算不能拉琴,也给你安排了职位。”
  
      郑思宁摇头,“我不想,我想换个环境。找个小地方,开个乐器店,教小朋友拉琴。”
  
      “你之前可不是这么说的。”
  
      “那是因为盛骁还活着,现在他都不在了,我就不想待在这里了。你不想换个地方过新生活么?”她挽住她的胳膊,说:“要不,咱们去大理?”
  
      唐茉没表态,只是心里莫名的慌张,她慌张是因为怕盛骁的事情会与她有关,可转念想,她哪儿会有那么大的本事。
  
      两人回家,晚上郑思宁拿了个国内地图,一边百度,想找个气候不错,节奏慢一点的城市居住。
  
      见她这般兴致勃勃,唐茉说不出的滋味。
  
      “也不急于一时,阿盛才出事没多久……”
  
      “他的事儿本来也跟我们无关了,留在这里只会惹是非,不如离开,远离这些是非。”
  
      她好似一下成熟起来,会考虑很多事儿,却也十分的冷情。
  
      这样冷情一点也不像她自己。
  
      她问她意见,唐茉好一会才回神,说:“你决定吧,我没什么特别的喜好。”
  
      “那可不行,家要有家的样子,你这样说是没有归属感。”
  
      唐茉说:“你在的地方就是家,所以哪里都可以。”
  
      郑思宁顿了顿,垂着头,好一会后,才抬起头朝着她笑了下,说:“好,我明白了。”
  
      之后几天,一切如常。
  
      只是唐茉更加多的关注起郑思宁。
  
      这几天,唐茉睡眠一直不好,这天吃过饭,她就觉得十分困倦,在客厅里坐了一会,就不自觉的睡着了。
  
      郑思宁一直坐在她身边看电脑,遥控器掉下来的时候,她才回头看了一眼,她立刻起身,先回房换了身衣服,穿戴整齐后,她就出了门。
  
      郑思宁到了老城区,在周围没人的情况下,迅速进了一栋筒子楼。
  
      她爬上三楼,到的时候,正好左边的门开了。
  
      郑思宁迅速的进去。
  
      门关上,郑思宁还没摘下帽兜,整个人一把被拽了过去,脖子被迅速掐住,并扣在了墙上。
  
      男人手劲极大,郑思宁眼前发黑,她的身子本能的挣扎反抗,双手不停的挥动,在她感觉自己要被掐死的时候,对方却突然松开了手。
  
      她整个人一下摔在了地上,她大口呼吸,胸口闷的发疼,不停的咳嗽,她一张脸涨的通红。
  
      半晌,她才缓过来,靠在墙上坐着,视线清晰起来,看到顾森坐在沙发上,手里夹着烟,面上没表情,整个人窝在沙发里,不停的抽着烟。
  
      郑思宁扶着墙站起来,走过去,在他对面的椅子坐下来,“什么时候回来的?”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