抖音小说

字:
关灯 护眼
抖音小说 > 喜欢如潮水般汹涌 > 第216章:学会控制

第216章:学会控制
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
<!--go-->    袁鹿跟着去了殡仪馆,请了入殓师,整修唐茉的面容和身体。
  
      车子到了殡仪馆,孙珑劝说:“鹿姐,你现在身上怀着孩子,还是不要进去了吧,有张歆照料着,你应该放心。”
  
      袁鹿说:“我不信这些。”
  
      “不管信不信吧,安全起见,你要是不放心,我再找几个人去帮她。总归是会办的妥妥当当。”
  
      袁鹿揉了揉额头,一阵阵的无力感袭上心头,她说:“那我明天再过来,我去弄个玉佩,再弄个金镯子,这样行吧?再不行,我找个师傅给我弄个辟邪符咒。”
  
      孙珑没再多话,听出来她语气中的不耐。
  
      两人在殡仪馆外面待了一会,孙珑就先带她回家了。
  
      中间接到卓彦馨的电话,又转道送她过去。
  
      卓彦馨的戏拍完,没有再接戏,这几天在家里休息。家里多了些佣人,到的时候,是一个胖胖的,看起来十分慈祥的妇人开的门。
  
      长得白净,面容和善,看到袁鹿的时候,笑嘻嘻的,显得喜庆。
  
      她做了自我介绍,“袁小姐您好,我是太太聘请来的管家,我姓杨,您可以叫我老杨。太太在音乐厅听歌,我带您过去。”
  
      袁鹿说了声谢谢,没有与她聊太多。
  
      到了音乐厅,推开门,里头正在放扬州小调,听着是用留声机放的。老杨站在门口帮她扶着门,“袁小姐是要喝茶,还是喝饮品?”
  
      “我要一杯白开水就行。”
  
      “好。”
  
      袁鹿进去,老杨把门关上。
  
      卓彦馨站在老式的留声机前面捣鼓,那留声机瞧着很有来头的样子,“你别乱弄,一会坏了,就得不偿失了。”
  
      卓彦馨听话停手,“蜜月的时候买的,那老板是华人,父辈是民国时候跑到国外,这留声机也是那时候留下来的。一看就是有钱人家的少爷,周羡说这东西很值钱,我看着也就这样,还花了大价钱买回来,这音质也很一般啊。”
  
      袁鹿坐在沙发上,“我听着挺好的,听起来很舒服。比你的音响要好听,很有韵味。”
  
      她坐到她身边,侧着身,目光一转不转的看着她。
  
      老杨送了水果点心进来,还给了一碗银耳莲子羹。
  
      卓彦馨说:“现在是什么情况?你怎么又跟江韧凑到一块去了?盛骁的死,是不是有什么猫腻,跟江韧有关系?”
  
      她是在阴谋阳谋中长大,见惯了那些龌龊手段,她了解袁鹿的为人,自然不相信袁鹿还能跟江韧在一起,两人走在一块,肯定是有什么问题。
  
      袁鹿不想拖累人,她拍拍她的手,说:“别问那么多,不是听音乐么,就好好听音乐。你现在跟周羡一起住?”
  
      “是啊,我一个公众人物,我两要是分开,马上就有离婚传言。你瞧那些结婚的明星夫妻,已经很低调了,还被各种造谣,什么婆婆不喜欢啊,夫妻关系不和谐啊,好像是躲在人家床底下,看人家夫妻生活似得。”
  
      袁鹿笑说:“你肯定不会有这种传言,毕竟嫁的人威势放在那里,大部分媒体都不会愿意得罪。看你这样,你两还挺和谐啊。”
  
      “那你要看是怎么样,两个人感情好能和谐,两个人各有目的婚姻也能够非常和谐,而且要两个人都不谈感情,那就更和谐,比两个有感情的人都要和谐。你可以把我们两个看作是合作伙伴,非常和谐又默契的合作伙伴。”
  
      袁鹿笑而不语。
  
      卓彦馨伸手揽住她的肩膀,“往好的方面想想,你现在可是一级富婆,不要去听别人的闲言碎语,你自己看看自己的存款,晚上都要笑醒。”
  
      袁鹿:“听歌吧,我觉得这小调很好听。”
  
      “那黑胶也是老古董,里面的小调也都是那时候的,就听起来很不一样,很有味道。真的保存的极好,我心想着落到我手里,估计长久不了。”
  
      “那你就好好护着,这么好的东西,要珍惜。”
  
      卓彦馨本来还想问,可看她的样子,没有再继续追问。只晚上留她吃饭。
  
      周羡晚上回来,三人用餐。他们两个还真是很和谐,会互相夹菜,会聊天。不过也跟卓彦馨所言,像合作伙伴。
  
      饭后,他们在客厅里坐着闲聊。
  
      卓彦馨走开了一会,周羡说:“节哀。”
  
      袁鹿朝着他微微一笑,道了声谢。袁鹿没有坐太久,等卓彦馨回来,与她唠叨了两句就回去了。
  
      在卓彦馨这边待了一会,她心情好了一点。
  
      但依然不想回家,她让司机在城市里随便转几圈。
  
      江韧的电话进来,她盯着看了好一会,在手机即将自动挂断的时候,接起来。
  
      “喂。”
  
      “在做什么?”
  
      袁鹿看着车子外面的繁华街道,“在回家的路上。”
  
      “明天什么时候到?”
  
      “明天也来不了,明天唐茉下葬,我要去一趟,晚上飞机不方便,后天早上吧。”
  
      江韧默了几秒,“没什么话想说?”
  
      “没。”她此时脑子里想着郑思宁说的话,“就这样,挂了吧。”
  
      “一个无关紧要的人死了,也能影响你的心情?让你这么难受?再说了,这人还是以前盛骁的旧情人,盛骁的旧情人死了,你都伤心,我倒是很想知道,之前我快要死的时候,你怎么就能那么狠心,一眼都不回来看我。”
  
      袁鹿没有挂断,不过听完这句话,她就把手机放到了一边,对于他间隙性的发神经,置之不理。
  
      她其实能看出来,他是想要克制自己的,但很多时候有些情绪,他并不能克制住,就好比现在,他就控制不住自己的想法。
  
      电话那头的静默,让江韧越发的不爽,“你给我说话!”
  
      此时,袁鹿并不在车上,她让司机停下,自己走到江边去散心去了。
  
      手机就留在车上,空间安静,虽然袁鹿已经调整到最轻,可仔细的听还是能听到他说话。
  
      江韧在恼怒之后,又平静下来,也不挂断,把手机丢在桌子上,起身去卫生间洗澡,冷静冷静。
  
      ……
  
      袁鹿一早上就去了殡仪馆,带了玉佩和金器。
  
      袁鹿查到了郑思安所在的墓园,得知他的墓地边上空着一块,还是早就买好的。正好查到,那块墓地,是唐茉名下的。
  
      很早之前就已经买好了的。
  
      路上,袁鹿接到电话,说郑思宁在家里闹的厉害,电话被抢过去,就听到她歇斯里地的咒骂。
  
      袁鹿一句都没听,把手机给孙珑,让他们把人绑起来,总之不要让她出门。
  
      更不允许她跑到墓园这边来闹事儿。
  
      袁鹿到墓园门口等着,半小时后,殡仪馆的车子过来,张歆拿着骨灰盒下车。
  
      袁鹿联系了唐茉的挚友,也就两个,其中一个还是心理医生。
  
      三个人送她上路。
  
      生不带来,死不带去。
  
      心理医生说:“她其实一直有抑郁症,我们认识有十年了吧,她几乎就没有好过,她能这么努力的生活,心里就只有一个目标。我一直在努力帮她走出来,没想到最后还是这个结果。”
  
      袁鹿自己得过,所以明白那种痛苦,如果一直走不出来,活着的每一天都是痛苦。
  
      唐茉的朋友哭的比较厉害,两人应该关系很不错,对方哭的真情实感,“思宁呢?她怎么没来?”
  
      心理医生闻言,“对啊,我说怎么觉得好像少了个人。唐茉最放不下的就是郑思宁,要不是因为这个女孩,她可能都熬不到现在。”
  
      袁鹿:“她没有良心,所以没有资格到这里来送她。她不配,我想她自己应该也不稀罕。”
  
      两人回头看她,却都没有追问。
  
      有些事儿,熟悉唐茉的人很容易就能想明白这其中的缘由。
  
      结束后,心理医生拿了个盒子给她,“请你帮我转交给郑思宁吧,这都是唐茉写的,我觉得应该留给她,让她看一看。”
  
      “有必要么?”
  
      心理医生说;“我觉得很有必要,如果唐茉是因她而死的话。”
  
      袁鹿接过,与之告别。
  
      她把东西拿给孙珑,让孙珑交给郑思宁,她去了机场,把登机时间发给江韧。
  
      孙珑亲自把盒子递给郑思宁,她闹了一顿,人有些狼狈,脚上绑了绳子,头发也乱七八糟。
  
      “什么东西?”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