抖音小说

字:
关灯 护眼
抖音小说 > 喜欢如潮水般汹涌 > 第217章:相处

第217章:相处
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
<!--go-->    江韧坐到袁鹿身边,“炎哥。”
  
      齐辛炎笑说:“我正好到这边有点事儿,知道你们在这里,就过来一起吃个饭。我还没跟你们两个一块吃过饭,这次不算,等回了北城,你请客,吃一顿好的。也好好的跟我介绍介绍这位。”
  
      他眼神里透露出来的意味明显。
  
      袁鹿说:“我也不是什么大人物,袁鹿两个字,还要怎么介绍?倒是炎哥,才需要好好的介绍介绍。”
  
      “齐辛炎三个字,也就是个人名,没什么名气。”
  
      江韧:“点菜了么?”
  
      袁鹿点头,“炎哥坐下,我就让人拿菜单又点了几个。”
  
      齐辛炎的目光在两人间来回转了一圈,“这江韧为了追求你,可算是费尽心思,这点就跟我很像,我们两都是很执着的人,对于喜欢的人,就是死心塌地到底,我觉得这样的人应该被珍惜,不要身在福中不知福。有时候这人就是犯贱,追着她跑的时候,姿态很高,又狠又绝。到后来,还不是爱的死去活来,倒不如现在见好就收,免得过了,就伤了情分,到时候很难回头。”
  
      袁鹿听得津津有味,“这里头似乎有故事。”
  
      桌子下,江韧撞了一下她的腿,示意她不要胡乱搭腔。
  
      袁鹿没理他,继续问:“不知道炎哥方不方便讲一讲,我还挺好奇的。”
  
      “好奇什么?好奇那个人最后的结果?”
  
      “难道不是幸福的在一起?”
  
      “没有,我喜欢上别人了,他痛苦不堪,吞药自杀了。”
  
      袁鹿眉梢轻微一挑,“你看起来好像很开心。”
  
      “当然,这就是不识好歹的下场,他羞辱我的时候有多开心,死的时候就有多惨多痛苦。”
  
      袁鹿笑着点了点头,扭头看了江韧一眼,“确实那人真是太过分了,他肯定不会想到,自己有一天能这么没脸没皮的去爱上一个自己狠狠羞辱过的人。”
  
      江韧咳了一声,正好服务生上菜,这个话题被迫打断。
  
      齐辛炎要了白酒。
  
      满满一桌硬菜,味道还挺好。
  
      三人一边吃一边聊天,吃了一个多小时,可以说相谈甚欢。
  
      结束的时候,齐辛炎先走。
  
      袁鹿没喝酒,齐辛炎原本非要她喝,最后都被江韧挡下,这让齐辛炎有些不快,江韧就多喝了几杯,平了他心里的那点不快。
  
      这多喝几杯的量,自然是不小,江韧有几分醉。
  
      他把手机给她,说:“你去结账吧。”
  
      袁鹿:“你不要紧吧?要不要吐?”
  
      “要吐。”
  
      “那我扶你去卫生间。”
  
      他喝酒倒是不上脸,喝了那么多,脸也没有红,就是眼睛有点红彤彤的。
  
      “不用,我自己可以走,你去车上等我吧。”
  
      “别逞强了,你们喝了那么多白酒,那酒闻着度数就很高。我以为你们很好,原来也不过如此。”
  
      江韧看了她一眼,“怎么?你现在是看不起我,还是可怜我?刚刚他说的那些,正中你下怀了,是不是?”
  
      “什么?”
  
      “装什么傻,你也想让我爱而不得而死,对不对?我要是死了,你也会很开心。”
  
      “这次是发神经,还是发酒疯?”
  
      他歪着头,抿着唇,微红的眼睛里充斥着恨和痛,最后一把将她扯开,扶着桌子起身,摇摇晃晃的自己去了卫生间。
  
      袁鹿想说,他还没告诉她手机解锁密码,最后她还是自己去付了钱,站在门口等他出来。
  
      结果这人半天都不出来,她思来想去,叫了个人跟着她一块去卫生间。
  
      快到卫生间门口,就看到他趴在走廊尽头的窗户上抽烟。
  
      袁鹿让人过去叫他,那人没动,说:“还是袁小姐去吧,我过去也叫不动。”
  
      说完,就撤退了。
  
      袁鹿想着,看在他之前给她挡酒,没有让她喝酒的份上,她走过去,“走了。”
  
      江韧恍惚了一瞬,回头看到她,就自觉地灭了烟头,转过身,朝着她笑了笑,说:“天旋地转的,我走不了。”
  
      “我扶着你走,可以吧?”
  
      “可以。”
  
      袁鹿扶住他的胳膊,走了两步,他就得寸进尺,抽出手臂,勾住了她的肩膀,“这样比较稳。”
  
      他身上酒气很重,靠那么近,让袁鹿有些反感,她挣扎了一下,拧着眉毛,说:“你得寸进尺,我就给你丢在这里。”
  
      “你说我以前羞辱你干嘛?”
  
      “问你自己,不是你羞辱的我么?你问我干嘛。”
  
      江韧:“不是说,时间长了,记忆会模糊么?我怎么觉得时间越长,以前的事儿我记得越清楚,我现在竟然还能记起来,我羞辱你的话。”
  
      “是么?那说明你老了。”
  
      “那你现在羞辱我吧,怎么羞辱都行。”
  
      “那我岂不是跟你一样?我素质比你高点,做不出这种事儿。”
  
      他咯咯的笑,搀着他走到门口,袁鹿鼻尖上都冒汗了。
  
      车子已经停在门口,她把他塞进车子,长长吐出口气,而后跟着上车。
  
      路程过半,江韧就睡着了,靠着她的肩膀,还是死沉,袁鹿把他推开,他又靠过来,反复好几次,她就懒得推了。
  
      并且怀疑他是假装睡着。
  
      到了酒店,他吐了一回,袁鹿找了酒店的服务生给他清理,换衣服洗澡,等都弄完了,时间也不早了。她给了小费,见他安稳,就回房休息。
  
      第二天早上,南城这边的人,招待他们在南城先逛了一圈,并带着他们去看了看高速路段的情况,做了规划,需要拆掉两个村子,村子的住户不算多,就是田地多,还有就是山的问题,打山洞这一块,还是有点麻烦的。
  
      他们去村子里看了看,村里狼狗多,他们走过一户人家门口的时候,突然冲出来一条狗,凶的很,其他人迅速散开,偏生袁鹿离的最近,她吓了一跳,反应没那么快。
  
      江韧扣住她的手腕,将她往后一拉,那狗扑出来,一口咬了他的腿。
  
      村长连忙出来呵止,但已经来不及,这一口咬的极狠,裤腿都要破了,流了不少血。
  
      其他人皆是一惊,慌乱过后,就立刻带他去了医院。
  
      村长也跟着一道。
  
      袁鹿惊魂未定,坐在车里后,才稍稍冷静下来一点。
  
      “那狗是疯狗?有狂犬病么?”
  
      村长正好也在同一辆车上,连忙解释,“不是不是,我家那狗子就是很凶,但也不会咬人,今天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儿,可能是看到你们人多,它受到了惊吓。”
  
      袁鹿看了江韧一眼,扫了眼他的腿,“痛么?”
  
      他斜她一眼,“不痛,还挺舒服,你信么?”
  
      这番对话,在旁人眼里,到很像是情侣之间的打情骂俏,瞧着似乎感情很好的样子。
  
      袁鹿:“看你这样子,估计很不痛,刚才应该让那狗子多咬你几口,让你更舒服。”
  
      他把手递过去,“你咬我也行。”
  
      “滚。”袁鹿用嘴型,没有发出声响。
  
      江韧露出个浅浅的笑,大腿上的疼痛,这会倒是一点感觉都没有了。
  
      到了医院,医生给处理了一下伤口,然后带他去打了狂犬疫苗,因为咬的严重,得打三次。
  
      晚上饭局,有领导过来一起吃饭。
  
      纯粹吃饭,酒桌上不上酒。
  
      饭后,江韧跟他们一块去足浴,袁鹿先回酒店。
  
      袁鹿到酒店,在门口遇上齐辛炎,他主动过来打招呼,“怎么一个人回来?”
  
      袁鹿:“他们去足浴,江韧让我先回来。”
  
      “他对你是真好。”他看了看时间,“时间还早,跟我出去一块散散步?”
  
      “您还挺闲的,是来这边旅游的?”
  
      “我这人,不喜欢一本正经的工作,生活嘛,自己舒服才好。一边玩一边工作,才最开心。不就是图个开心么?是不是?”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