抖音小说

字:
关灯 护眼
抖音小说 > 喜欢如潮水般汹涌 > 第219章:软钉子

第219章:软钉子
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
<!--go-->    下了班,江韧把原本的饭局推了,他带着袁鹿去了一趟超市。
  
      她如今有些偏瘦,怀孕了都看不出来一点孕像。他看那些搞出来的孕妇菜,瞧着都没什么滋味。
  
      怀孕了,还要受罪,他看着都替袁鹿觉得累。
  
      他把那些条条框框都撕掉了,让他们正常点,不过袁鹿近期对吃的东西并不是很感兴趣,她胃口不好,看到那些零食水果,莫名的想吐,走到水产区,闻到那腥气的气味,就更是控制不住。
  
      她说:“你看吧,我去外面等你。”
  
      “你到鲜奶区等我,我再买一点就过来。”
  
      “嗯。”
  
      她快速的远离这边,站在鲜奶区,顺便挑选了一下想喝的牛奶。
  
      “袁鹿?”
  
      一个听起来有点耳熟的声音传来,袁鹿转头,“李婉婉?”
  
      她手里拿着一盒酸奶,笑嘻嘻的,“好久不见哦,你现在好有本事。”
  
      “你怎么在这里?”袁鹿并没有应她那句好有本事,大抵也是听到了那些传闻,不过她还挺好奇,最开始给她造人设的人是谁。
  
      如果是江韧,应该不至于给她搞这种设定,顶多是两人旧情复燃,要么就说她从始至终喜欢的就是他江韧。怎么也不可能像现在最流行的那个版本,是想成为北城第一女富婆,拿下了盛骁,现在江韧也被迷惑的团团转。
  
      袁鹿真的还挺想认识一下第一个说这话的人,这个谣言,比那些说她跟江韧真爱的要让她开心得多。
  
      李婉婉说:“哦,跟陶堰出差,他有事儿,我就在附近买东西玩。”
  
      袁鹿知道她买东西那阵仗,笑了笑,说:“不怕陶堰骂你?”
  
      “先买了再说,他要面子,也不会把东西退回去。”
  
      袁鹿笑道:“你们结婚了?”她看到她无名指上,那鸽子蛋那么大的钻戒,“要不要这么招摇,戴那么大的钻石出来,不怕被割掉手指么。”
  
      “那我买了不戴,藏家里有什么意义?而且,谁会割我手指,我身边有保镖的。”
  
      她回头指了指站在不远处的两个保镖,她突然眼珠子转了转,上前一步,说:“那什么,你能不能帮我个忙?”
  
      “干什么?”
  
      她用眼神示意了一下,上前一步,低声说:“我想甩掉尾巴,他们跟着我,感觉像在身上装了两个摄像头,干什么都被监控着。我这么一个向往自由的人,真是太煎熬了。你现在这么牛逼,只要你帮帮我,陶堰应该也不会说什么。”
  
      “我当然可以帮你,陶堰自然也不会说我,因为他会直接说你,关起门来挨打挨骂的也是你,你自己考虑清楚。”
  
      李婉婉被他这么一说,又有点犹豫,最后咬咬牙,说:“毋宁死。”
  
      袁鹿被她那副要应英勇就义的样子逗笑,正说着,江韧买完菜过来,李婉婉主动打招呼,“嗨,江韧,好久不见,你还是跟以前一样。景菲就不行了,在牢里受苦,感觉人老了一圈,皮肤都蜡黄的。你去看过她么?”
  
      江韧说:“我有让人好好的照顾她。”
  
      “那你还算有情有义咯。”
  
      江韧笑而不语。
  
      李婉婉的目光在他们两个身上来回扫了扫。
  
      袁鹿侧过身,对江韧说:“你帮李婉婉支开那两个保镖。”
  
      江韧朝她说的方向看了一眼,又看了看李婉婉,正想拒绝,袁鹿似是知道他要拒绝似得,说道:“帮吧,反正最后受罪的也不是我们。”
  
      李婉婉觉得袁鹿这句话有点撒娇的意思,那种软绵绵的语气,让她心里都咯噔了一下,就别说是江韧了吧。
  
      她原本以为,那些传闻就只是传闻,真实情况袁鹿肯定是非常反感,两个人的关系肯定是非常严峻,可现在瞧着,好像不是那么一回事儿。
  
      江韧答应了。
  
      李婉婉很快就把那两个移动摄像头给支开了,李婉婉给袁鹿发了信息,道了谢,还给她发了一个崇拜的小表情。
  
      江韧余光瞥了眼她的手机屏幕,“她跟陶堰结婚了,年初的事儿。是被陶堰的老爸强迫的。”
  
      “我看出来了,她手指上那个戒指很大,这也算是一种宠爱吧?能在物质上得到快乐,那也是一种快乐。”
  
      江韧有点听进去,给孟真发了个信息,让他去制版了鸽子蛋,要比李婉婉的还要大一点。
  
      两人回到住处,袁鹿回房休息。
  
      江韧亲自下厨,把家里的佣人支开了一大半,他更想要的是两个人的私人空间。
  
      袁鹿洗了澡,坐在梳妆台前面吹头发。
  
      她弄完,换好衣服下楼,一直跟着她的小A不在,这会厅里很安静,原本应该在干活的那些佣人,一个都不在。
  
      她过去打开了电视,让这屋子里多点声音,本来房子就大,一点声音都没有,就显得更加空荡没有人气。
  
      厨房里的动静倒是挺大,袁鹿走过去,江韧穿着围裙在忙活,瞧姿势还挺熟练,什么都自己做,洗菜切菜炒菜,倒也有条不紊。
  
      袁鹿:“我帮你洗菜吧。”
  
      “不用,你去外面等着,或者在旁边看着,但不需要你动手。”
  
      “我帮不了你多少,最多是洗菜和切菜,我不会做菜。”
  
      “我会就行。”
  
      袁鹿看他熟练的样子,“你为什么会做菜?我以为,颜嫚表姐在你身边照顾你,你应该不会做菜。”
  
      “现在不怎么做,江一海出事后,很多事情我都需要自己做,最开始就只会煮面,吃面吃到想吐,就开始慢慢的做点菜,做着做着倒是无师自通都会了,也不是很难的事情。颜嫚确实是一直帮我,不过生活上,我不需要她帮忙,她不是保姆,她是我工作上的好帮手,好的伙伴。”
  
      袁鹿说:“我觉得她看起来很贤惠。”
  
      江韧笑了笑,不置可否。
  
      “吃得苦中苦方为人上人,你现在也算是出头了。以前的那些苦头,也不是白吃,若是没有这么一遭,你现在可能还是个玩世不恭的富二代,或者是个风流倜傥的大律师。”
  
      他们很难得这样平静又和谐的聊天。
  
      江韧侧头看了她一眼,恍惚间,刀子差点割到手,还是袁鹿眼疾手快,抓住他的手腕,“你看着点吧,我可不想吃带血的菜。”
  
      江韧笑了起来,这一瞬,他心里是前所未有的感觉到了温暖,暖流一阵阵冒上来,直冲上脑袋,冲到眼睛,他点头,“放心。”
  
      袁鹿松开手,“我帮你洗菜吧,不说话影响你了,免得一会又伤着。”
  
      她走到水槽前,把菜给洗了,给江韧打了一会下手。
  
      江韧做了四个菜,三菜一汤。
  
      看起来很不错,袁鹿赞了两句,“看不出来,你这手艺还真不错,感觉可以开饭店的水平。”
  
      江韧摘了围裙,接过她递来的筷子,“尝尝看,这个糖醋排骨我还是第一次做,我刚才尝了一下,有点酸了,你吃吃看,不好吃就不要吃了。”
  
      袁鹿依言尝了尝,“还行,我现在的口味比较偏酸,这个酸度对我来说刚刚好。”
  
      袁鹿今个胃口还不错,吃了两碗饭,菜也吃了不少。
  
      江韧动筷子的次数不多,大部分时间都在看着她,他好像时间在此刻静止,他觉得生活里,好像有了光,有了意义,有了努力的方向。
  
      吃完,两人一起洗碗,把厨房打扫干净,便去客厅里看电视。
  
      袁鹿说:“江韧,我想跟我爸妈通电话,可以么?”
  
      江韧面上的表情微凝,片刻后,轻哼出声,“所以,你这么积极热情,是因为你想要打这个电话?”
  
      袁鹿默然不语,一句多的话都不说。
  
      她现在学会了一招,在他疑心病犯的时候,一句话都不搭腔,由着他自己恼怒,由着他发神经吧,随便他怎么说,怎么闹,她都是不理不睬,也不走开。
  
      她能感觉到他有在自我克制,两人住在一起以后,她有听到过他跟人打电话,从两人的对话可以听出来,对方应该是个心理医生,他也有在吃药,只不过频率不高。
  
      他毕竟有遗传的风险,再加上之前的遭遇,还有身边齐辛炎的带动,他其实很难。
  
      袁鹿在眼下无法破局的时候,想了很多,真的想了很多。她自己慢慢的分析,她站在江韧的立场上考虑了很多,他可恨,但也确实可怜。
  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